• 2020,直播电商和网红带货的预测

    提起直播则首先想到的是网红。网红是视频和直播介质普及后的产物,但却显然不是,网红只不过是新时代的KOL而已,直播本身的技术和服务,显然没有被充分利用到,这也不是因直播而带来的传播革命。

    互联网时代下,网红经济的发展速度与商业潜能,不断地刷新人们的认知: 因搞笑短视频走红的papi酱,一条广告在2016年卖出2200万。

    模特出身的张大奕,创造了28分钟销售额破亿的记录,并在2019年4月成为首位在纳斯达克敲钟的网红。

    淘宝主播薇娅,在2019年8月的新西兰溯源直播,引导成交金额高达1.34亿。

    火到海外的李子柒,2019年店庆期间,网店销售额破2千万。年收入更是破亿。在2019年赚了2亿的李佳琦,最近又因5秒卖出10万包火腿登上热搜。

    在未来,网红(包括电商平台的网红,到电竞主播,短视频网红)经济或将持续地扩张。

    对于电商网红来说,伴随着电商直播接受度与认可度的提高,以及直播消费习惯的形成,网红电商直播的市场规?;峤徊嚼┐?。根据国内研究机构克劳锐的预测:2020,网红经济中的电商市场规模将达3000亿人民币。

    传统电商矩阵.jpg

    过去,品牌找网红,可能只是为了制造个话题/热点事件,提高一下知名度,或者只是让KOL给粉丝种个草。

    未来,品牌主在找网红合作时,可能会要网红进行更全面,更深入的营销(包括品牌的宣传,种草,个性化定制,与用户的互动,提升用户的复购率)。

    网红也会自然地成为品牌的长期合作伙伴。在未来,品牌一旦确定网红的粉丝与目标消费者高度匹配,就可能会在同一个网红上持续投放十几次广告。

    网红带货正在逐渐地取代电视,纸媒等传统营销方式。

    一方面是因为,购买力越来越强的千禧一代(主要指80后,90后),已经疲倦于传统广告的“地毯式轰炸”或“强行安利”,他们更愿意参考关注者的意见来决策消费。

    另一方面是因为,是不断优化与普及的社交媒体,逐渐攫取了消费者的大量时间。在互联网及社交化浪潮的冲击下,传统广告语境下的4P理论效率不如从前,传统广告的“一网打尽”也已不再现实, 网红营销能将品牌信息更快,更准,更有黏性地传递给目标消费者。

    短视频阵营.jpg

    品牌们也越来越注重网红在营销中的地位,比如雅诗兰黛已经宣布,2020会将75%的营销预算投放在网红上。据外媒mediakix的预测:2020 年,全球的网红营销支出将达到100 亿美元。

    未来会有越来越多的网红成为自己的品牌主,服务于自有品牌广告传播和电商转化。比如许多网友购买产品,可能不会太关心产品本身品牌,而是看主播品牌的属性(主播是否靠谱,主播的议价能力,主播的选品风格等等)。

    有意思的是,未来也会有更多的品牌考虑从公司内部孵化网红。

    这里的内部指的是员工与客户。他们的营销潜力一直被低估。虽然他们的粉丝数可能并不多,但是他们对公司产品的理解与推荐的热情,是网红无法比拟的。而且几乎免费的推广成本,给品牌提供了更多的容错空间。(例如抖音上的卫龙美工,为品牌带去不少免费流量)

    5G等技术的成熟与商用,让直播等互动形式更加多样化,网红会通过新的互动玩法提高带货效率。游戏化属性也会在网红带货过程中占有更大的比例。

    例如,未来当你去线下店消费时,店员会借助VR/AR设备,将签约网红带到你面前,让你通过更具真实性与互动性的途径,了解产品的营销信息。

    2020,直播电商和网红带货的预测。流量为王的背后是渠道为王,提起营销就不得不提到传播。企业需要充分利用各种资源,将直播所生成的直播链接,可以嵌入到公众号、官网等各处,也可以印刷至线下物料,如背景板、海报等等,充分配合宣传。

    11周年,1100套光盘《移动时代-企业+互联网的关键战略》免费送
    5分排列3